• crysis

環保是目標,或淪為企業行銷手段?|反動計畫

企業成功盡到其社會責任,或只是發掘到一個相當好用的行銷手法?



是的,環境保護議題被重視了,而在第一線提供內容產品、服務的大企業也紛紛提出解方,讓環保商品成為消費者選擇的理由。

本篇將會淺談這其中的癥結點:


企業成功盡到其社會責任,或只是發掘到一個相當好用的行銷手法?

以 2020 蘋果秋季發表會為例。


 

時至今日,應該沒有人能不意識到(或甚至是體會到)人類對於環境糟蹋所造成的永久性破壞,以及日益頻繁的自然反撲。


官產學三界無不費盡心思,用上各路不同手法以試圖達到人類正常生活以及環境保護的平衡點。


但除了針對企業、民眾的宣導外,各界很快地發覺,若是沒有第一線商界配合,很難在一個完整社會供應鏈中落實環境保護,也因此訂定了各式法規用以制衡第一線商界。


在不斷的宣導、恐懼訴求(好比血淋的海龜吸管照)下,一般民眾也開始意識到日常中消費的選擇對環境的影響比自身以往想像的來得劇烈。民眾開始有了“環保意識”後,產生了“環保產品”的需求。


而有需求,即會有供給,這是最基本的法則。

即使沒有強大的行銷部門,一個身處自由市場的企業也會在不用太過漫長的時間內發現這龐大的需求商機。


理所當然地,各大企業開始因應環境保護推出不同策略以符合法規,同時對市場也推出相應的產品讓消費者在購物時能夠有個不被良心譴責的產品,而這些產品本質上的改變是否能夠達到環境保護,亦或只是一種新興噱頭,我們可以以大動作致力於環境保護的企業一窺端倪。


2020 蘋果例行秋季發表會 —

Apple iPhone 12 / Apple Watch Series 6


截自 2021 年 6 月,由蘋果所推出的 iPhone 系列始終穩坐全球智慧型手機銷售前段,其中 2020 秋季發表的 iPhone 12 更貢獻了不少銷售量。在這一次例行秋季發表會中,長年致力於環境保護的蘋果宣布 iPhone 12 以及 Apple Watch Series 6 將不會附上充電頭以及有線耳機,這使得整體盒裝體積減幅不少。


當然,這是一個大膽又具挑戰性的策略,要盡到環境保護,必會有衝擊以及使用上的犧牲。


但看似如此盡責的策略又衍生出了先決條件:

  • 使用者已有配備 USB 3.0 Type-C 接口的充電頭

  • 使用者已有配備 USB 3.0 或以上協議的 Type-C I/O 接口之設備

  • 假定使用者已有無線充電裝置

  • 假定使用者已有 Lightning 轉 3.5 TRS 之有線耳機轉接頭

  • 假定使用者已有藍牙耳機


耳機的部分已顯而易見,蘋果認為藍芽裝置市場已趨於市場全面採用的狀態,人人皆會想採用無線藍芽耳機,例如其推出的 AirPods 系列。此舉的確減少了附贈的有線耳機從不被使用的浪費,卻也讓 AirPods (以及它精緻的包裝)幾乎成為購買手機時的必備加購品。


再者是爭議較多的充電頭,若是回朔來看,在 iPhone 11 時,蘋果所隨附的充電頭是 Type-C 接孔,但 iPhone XS 仍是 USB Type-A 接孔,也就是說,若是要符合第一項前提,消費者須在一年內更換手機,才能順利的直接接續使用,否則須依賴購買其他電子產品所隨附的 Type-C 轉接頭、或另外購買轉接頭才能充電。


第二項前提是,使用者自身已使用帶有 USB Type-C 之 I/O 接口的裝置,不幸地,除了蘋果自家的 Mac 之外,大多數 2020 前購置的電子設備之 MIDI I/O 常見的有:


USB Type-A / 3.5mm TRS / HDMI / DVI / S/PDIF / ADAT / SD


其他廠牌/作業系統在 2016 年後所提供的實體 MIDI I/O 接孔中, Type-C 雖有日漸成為標準配備的傾向,但仍在少數。

第三項前提,消費者必須另外購買無線充電板或搭載無線充電模組的行動電源。


無論由上述哪一項前提切入,都假設消費者已有先備、另外購買產品,這在整體商品生命鏈中,所造成的包裝以及製造浪費遠遠超過因材積縮減而縮小的 iPhone 包裝。


不過不能就此否定蘋果在外包裝上的美意,這或許是一個漫長的過渡期,若是將來 Type-C USB 4.0 真如其所想成為通用接孔,或許真能夠打造共同產品生命鏈、減少購買也說不定。

此外,目前 iPhone 機殼已使用完全可回收之鋁合金材質,相當令人敬佩。


科技相關媒體《 Android Authority 》除了評論外,也給出了相當實用的建議


消費者由蘋果官方認證管道購買產品後,其售後服務即包含了可以選擇是否要免費領取 5w (或 20w)充電頭,需要者再領取,藉以達到真正的物盡其用。

消費者也可在選購時先行確認自身線有哪些設備以符合 iPhone 充電使用,否則容易讓蘋果的美意成為行銷謬誤,淪為表面環保,實則只是行銷噱頭的狀況。


上述是這一次淺談的案例,在日常中,還有更多例子在稍作思考後便可發掘,例如:


時常為人詬病的快時尚服飾企業(平價衣物、風潮造成人們在短時間內大量購買、汰換衣物),在被抨擊後,紛紛推廣自身的衣物是由佔比多少成分的可再生材質生產,並宣告擁有完善的衣物回收管道,但這些訴求皆巧妙地融合在促使消費者持續大量購買的行銷包裝中。


或許企業必然在環境永續與商業利益中著實有深思取捨,只是兩者比例仍舊失衡,期許在這循環終端的消費者在執行消費行為時,更有意識地斟酌,以利上游循環在短期間內做出效果更為顯著的改變。


 

反動計畫 —


人們以既有的學習經驗及印象賦予事物、事件意義,但這些印象時常僅是片面之寫照,從另一個角度探究,我們能發現生活中諸多事件的隱藏意涵。